28 Sep 2007

16 Sep 2007

加工

闲来翻翻旧照,发觉他们都和现在的成品差得太远了。于是我想动动手加加工,看看会怎么样。




处升太阳的对比,2005浩然仔摄影





Contrastive "Smoky",2005浩然仔摄影


加工后虽然对比度增加了,但是没有当初刚刚拿起相机的感觉了。我想,真正要对照的话,要用现在和过去的照片吧。而不是修改过去。

p/s:记得吗?Smoky是上次在旧的blog上发的照片。

15 Sep 2007

红树林游记

咸咸的风,热热的空气。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脚下的泥土曾经是浸泡在海水里的地方。“下面的泥土还是湿的。”导游说。


途径,2007浩然仔摄影


树干,2007浩然仔摄影


“两年前一队旅团到来这里,那时他们站在的地方是位于我们头上40米的地方。那时他们站在书顶旁,我们现在则站在树根旁。”


拖泥机,2007浩然仔摄影


“这条水渠开辟后,前面的森林部分都死光了。取代之的是次森林。”在烈阳下,我嗅到了一阵腐朽味道。面对这为了防止水流到本营那里的水渠,我真不知到要说什么。“他们在试着加宽水渠,但是地下水一直流出来。”听起来像是大地在抵抗。


飞鹰,2007浩然仔摄影


“外地人喜欢观鸟,但是我们本地人不喜欢。而且我们还不知道其中的乐趣。”导游笑着说。“如果你问他们,他们会答你:‘这根本没什么特别的。’”


层次,2007浩然仔摄影


猛烈的阳光和白色的云朵,在树林间配成了三中颜色。


野花,2007浩然仔摄影


沉积,2007浩然仔摄影


当导游跟我们说这800亩的森林只由8名员工管理时,我想他有没有将拖泥机工人也算进去。


垂直线,2007浩然仔摄影


导游,2007浩然仔摄影


延展,2007浩然仔摄影


陨石坑,2007浩然仔摄影


哈哈,不是啦!哪里可能是陨石坑?“这些都是弹涂鱼挖的坑,当周围的水份蒸发后它们会躲进坑内。”


水瓶,2007浩然仔摄影


“红树的根就像过滤网。”是的,它们过滤的正是人类的恶习。


银毫猴,2007浩然仔摄影


我想,它可能输了一场架。


想偷吃的猴子,2007浩然仔摄影



新品种,2007浩然仔摄影


虽然它的名字是银毫猴,但是我在斜阳下找到了金色的毛种。嘿嘿!


母子之一,2007浩然仔摄影


母子之二,2007浩然仔摄影


啊,想必孙悟空大圣爷一定会妒嫉小猴的幸福。

10 Sep 2007

游记前一插曲

今天在归途上、巴士上,发生了生活上的一小插曲。我决定在我发红树林游记之前,先播一播这小曲子。

那位先生在售票员的驱使下从后门跳上了巴士,如果你太高的话,也许你不会留意到他脚下的孩子。那孩子只有爸爸的膝盖那么高,眼睛却是黑溜溜地打转。 “抱住爸爸啊!蔓住爸爸啊!”先生用平平的阳平调儿自称,听起来倒有点香港味道。 小孩嘻嘻哈哈的,爸爸的声音里又是担忧又是幸福。 这两父子像是这充满疲惫气息的巴士的轻快曲子一样,气氛一下子变得温和。我心里有了希望,至少昨天阅读的北冰洋危机不在那么令人挂虑。 我将目光移出窗外。一位老婆婆立刻将我带会了现实。她的一个脚连赶上前面的另一个脚也有困难。

9 Sep 2007

老人的签署

还记得上次的访老人院之一吗?我整理资料时发现了老人杨光的签署,原来我忘了发在帖里。



上面两个是用右手写的,下面的是用左手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