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Aug 2011

挑战

路灯和红绿灯们耸立在我面前,个个都高傲地发出挑战讯号。天天都会经过他们,可是到现在还是想不到一个好办法将他们收服在一张照片上。

路灯和红绿灯。2011。Canon 550D。

不管找多少书本、览多少网页,到最后还是学不完全部,反而发觉了更多需要、想要学的。人生短暂的生命就好象是一场作弄,让你因为学不完、摸不透而痛苦。哎哟。

30 Aug 2011

Fear crawls #3.

The night visitor. 2011. Canon 450D & Canon G5. Digital photomontage, digital burning.

29 Aug 2011

重温:动物园

重温3张旧照,检讨现在的自己和以前的自己——原来2年过了(偶然间按到这个旧帖的)。看见他们,我的感触依旧。一双无奈的眼神、一个盼望的身影、一群纳闷的姿态。或许他们根本没有思想,只是我的自作多情。

凝视。2009。Canon 450D。
呼唤。2009。Canon 450D。
囚帝。2009。Canon 450D。


Zoo一词源自于希腊文zōon (ζῷον, "animal"),故“动物园”。对于小孩子和一家人而言,它是一个休闲去处、一个分享天伦的场所。对莘莘学子更是一个学习场所,籍于开拓视野、培养爱心。可是在各生态学家的内心,我知道动物园多少象征着一股辛酸。它是人类最后的办法,一个注入最后希望的地方。

28 Aug 2011

G5, Monkey, and the Washing Machine

是时候记录一下手头上的三个臭皮匠——是的,这些小东西结合起来可以胜过诸葛相机。首先先感谢道洋的Canon S90(他的f2.0的效果蛮惊人)。然后要为前几架相机默哀,他们连遗照都没有。


Canon G5. 2011. Canon S90.

G5这个二手家伙,是2003年出产的。前主人还是没有告诉我他几时买的,不过从机身看来,用的次数并不频密。现在Canon已经出到G12了,可是价钱令人止步。话说回来,G5身上16个按钮让我可以快速调节功能,不用按进menu慢慢摸。加上他有点迟钝的反应,整架就像坦克那样。就是他让人想起Sony P-71,勾起那股靠近人群才按下快门的冲动。不久前把Canon 450D的neckstrap和lens cap(用于G5的lens adapter上)加在G5上,算是把他们合体了——愿450D的精神同在,嘿嘿。


Holga "MaLao" 135BC. 2011. Canon S90.

Holga 135BC,绰号马骝。女伴叫的,因为那个猴子图像很快便吸引了她的注意。塑料机身除了非常轻盈,还让人不留余地地上色——所以这架是全球唯一的相机。简单的构造和极少的功能让人回归摄影的原始世界,以及不断实验实验实验
Plastic cameras challenge the photographer to see beyond the equipment and into the image.
R. Hirsch & J. Valentino (2001)


Lubitel "Washing Machine" 166B. 2011. Canon S90.

然后是这个80年代出生,还老过我的家伙——Lubitel 166B。不用说,绰号也是女伴给的,看来她也蛮贤良的,哈哈。从乌克兰飞过来,上面还印着苏联字母,这已经让人忘记他是塑料造的了。用着数量非常局限的120胶卷,加上非现代的构造,让人三思而摄


MaLao & G5. 2011. Canon S90.
Washing Machine & G5. 2011. Canon S90.

从想买的G12,退到G9,再退到G7,最后还是决定了G5。其实不错,因为G5在很多方面和Holga 135BC和Lubitel 166B很像。G5的LCD荧幕关起来后,就能练习手动摄影了,和Holga很像;G5的LCD荧幕打开成平面时,就变成了Lubitel,那种waist level的构图非常适合街照。再加上G5头上特有的status panel,我不用看LCD荧幕也能调节功能,然后来几张snapshots。除了他的反应迟钝,其实各方面还是符合要求、还是一把利器。

学无止境啊。但愿能活多几百年。

27 Aug 2011

解剖

解剖不是专业术语,医学对之没有专权。

每个人都能将自己感兴趣的事物解剖,曝露其基本架构、操作原理。机械、文学、图像、影片、动画、体育、分子、肉体、建筑、生态、心理、经济、音乐、历史、行为、能量……

解剖是一种生活态度,是人类探索的表现、发展的基础。拿起解剖刀吧。

26 Aug 2011

夜来想

也许是夜晚漆黑的部分容易让我们以思绪填充。

A planet and its moon. 2010. Panasonic DMC-LX3.

25 Aug 2011

X

Something's magical with human mind. We are capable of giving life, just by defining.

Define the chemical reactions in your brain and the physical consequences of your body, and then you'll get

  LOVE

    HAPPINESS

      FRIENDSHIP

        FEELINGS

          MEMORIES

            FREEDOM

              and the list goes on.

24 Aug 2011

青少年、年轻人

模糊的青少年。他在归家的巴士上昏昏欲睡。他戴上了眼镜,前途却依旧茫然。他戴上了耳机,只听见自己喜欢听的。睡到自己的站了,便踏上那条每天都走的小径。到家了,不知道明天会如何。

年轻人。2011。Canon G5。Cropped。

22 Aug 2011

蛟龙

池中的蛟龙再次侵来,令我耳中响起怪兽的怒吼。可是现在我渐渐看开,这只是新陈代谢的其中一步。毁坏是建设的残酷第一步,是必要的。它们不是一忠一奸,而是一阴一阳。

蛟龙。2011。Canon 550D。

19 Aug 2011

新陈代谢

大学一栋栋的高楼,接二连三地装修。落叶和光秃秃的枝干,也在开始提醒人们季节的更变。大地万物——自然或人造——都正在新陈代谢。时光在流逝,时光在流逝,时光在流逝。我们在成长,我们在老去,我们在死去。


新陈代谢。2011。Canon 550D。Digital juxtaposition。


我们继而重生。

18 Aug 2011

Fear crawls #2.

Scene from a miscellaneous childhood. 2011. Canon 550D. Digital photomontage, noise added.

17 Aug 2011

15 Aug 2011

A Study of Orange

Why are you so sure, that an orange is orange in colour?

Do we merely perceive orange as light hit upon our cone cells? Consider, does smell and memory come into play? Did Science prove, so that you believe? Did Art teach, so that you paint? Or did Philosophy ask, so that you think?

Peeled orange against blue backdrop. 2011. Canon G5. RAW, digitally pushed 3-stops, digital burning, noise added.

Perhaps orange is simply a word arbitrarily coined, that nothing makes sense unless all perceptions and thoughts act in synergy.

14 Aug 2011

一针见血

...and i will marshal all the media forces of darkness, to hound you to an assissted suicide.

Peter Capaldi as Malcolm Tucker, in In the Loop (2009)


这句台词之所以这么扎到,是因为我国也是过来人。

10 Aug 2011

PIXEL!

灵感一来,便动手做。

数码摄影,是由一个个 pixels 组成的。我发觉这些小小的精灵被放大后,也是很有威力的。为了让你体会到他们的威力,我建议你点击下面的照片,在新的 windows / tab 看。然后,按 Ctrl + = 来放大照片……继续放大……继续……看到我要表达什么了吗?

Pixels and Portraits. 2011. Sony P-71. Photoshop pixelate.

当照片被还原成最基本的单位时,反而能够无限放大,却不会降低素质。因为 pixel 就是 pixel 了,没有得降低层次了。很讽刺地,一个再高 megapixel 相机拍出来的照片,一直放大后还是会看到杂乱的 pixel 出现(也就是说素质被“降低”了)。

更有趣的时,你的头脑面对这些“低素质”的图象时,依然能够分析出这些是人像。“清晰”原来只是次要的条件,当物体被 pixelate 后,其最原始的灵魂就被释放出来。


p/s: 这些是用 Photoshop 的 Filter > Pixelate > Mosaic 功能修改的,慢慢摸,很容易上手的。我觉得表情丰富的人像最适用。
p/p/s: 我试过缩小图像,然后放大,可是效果不好——虽然pixel会变粗,可是很多 noise 出现/模糊化。

9 Aug 2011

学习报告:Digital Darkroom

在 Max Ferguson 的 Digital Darkroom Masterclass (2000) 的启发下,还有遇到这破烂塑料瓶的机遇下,我尝试在 RAW format 上动多点手脚。

虽然一反自己的摄影习惯,但是亲手进行后期修改让人体会到从前摄影师的暗房气氛。 其实在按下快门前就想好要怎样修图,就是有目的地创作了,而不是弥补。修图是为了让好的图像更好,而不是让坏的图像变好——Max 这么说。

René Groebli 在他的 Variation 2 (1971) 里打了一个好比喻,用于形容摄影的另一路线:

...he takes his material out of nothing and give shape to the non-existent.


而以下经过繁杂修改过程(第一次这么重手)的图像,已经死而重生,获取了另一个形象、另一个意义。

Plastic bottle. 2011. Canon G5. Cropped, digital high grade printing, digitally pushed 1-stop, digital burning, digital split toning.

完工后(还是不习惯这么重手),塑料瓶顿时让我想起了 Edward Weston 的 Pepper #30

8 Aug 2011

厕所的鉴赏

再次记录日常用品。本来洗手后就打算直接离开厕所的(就如常人那样),但是我突然想起William Eggleston的话,于是停下快速给厕所照了个snapshot。

多看几眼,我便发现厕所那淡淡的蓝冷色调,是我们对待日常用品的态度。

男厕。2011。Canon G5。

再多看一眼,我便发现日常用品所勾起的回忆原来很多。日常用品,也容易引起别人的共鸣——我相信你正在想起自己上厕所的样子。

7 Aug 2011

听水

在一个一千年才下一次雨的国度里,一个小孩这么问爸爸:“爹,水的声音是怎样的?”

爸爸躺下来,让小孩把耳朵贴在他的肚子上。

小孩仔细地聆听,然后笑了。

6 Aug 2011

两个男生

两个男生,两个男生,
走得快,走得快;
一个没有Facebook,一个没有手机,
真奇怪,真奇怪。

5 Aug 2011

多脚的火鸡

学生看见了会笑,校工看见了就哭笑不得。

就算是赶着上课的我也忍不住停下来。这只火鸡把校工辛辛苦苦堆在一旁的木屑(肥料用)和土壤,扫扫扫,扫到路上。学生倒是司空见惯地越过,只有新生会停下来笑笑。

多脚的火鸡。2011。Canon G5。Digital juxtaposition。

4 Aug 2011

繁华背后

臭气熏鼻。可是我没有捏着鼻子,因为这是繁华都市背后的味道。跛脚老人堵住了停电的手扶电梯,我被逼在后慢慢走、慢慢嗅。夜了,年轻人走出了大街,摇摇摆摆、高谈阔论、身光颈靓。

但是我相信后巷有许多不一样的事情在发生。不断地发生。

Stink. 2011. Canon G5.

3 Aug 2011

在国外,看见自己国家的名字

是的,最近觉得新闻很乱一下。东西多到来不及追,像追一部已经脱节的连续剧那样,有心无力。自从马来西亚“收留”难民的事件发生后,在这里的柱子、墙壁和布告栏便越来越常看见自己国家的名字。看着看着,好似被那些粗黑大字责骂那样。

跟进时事需要花时间和心机。没有从小培养自己关注时事,到了现在才开始倒很吃力。愈长大,便愈体会到人事不简单、世界很大——同时又很小。自己读生态,到现在已经尽力吸取社会、经济、心理、媒体等各方知识——因为单单科学根本不够。可惜人的根本是不科学、不理性的。

The font named "Impact". 2011. Canon G5.

2 Aug 2011

希望

虽然世界动荡、各角落都有不平的事件,但是我们还是能粉刷能粉刷的角落,尽量逼近问题的中心。

希望。2011。Canon G5。


虽然还是没有解决中心问题,但至少我们有减少问题,也让世界看起来比较宜人、比较有希望。在很多方面,负面新闻已经无法呼唤人们行动,而正面新闻才是提供动力的新来源。

1 Aug 2011

合情的借口

我们可以用“借口”赋予“坏”照片一种存在的意义,让它们值得被展示和收藏。所谓借口,其实是你的想象力、摄后编造故事的能力、背景知识和——不可缺少的——勇气(不,我不觉得是厚脸皮,因为人人都能创作)。

看不见。2011。Panasonic DMC-FX55。

Panasonic Lumix的Leica镜头,配上了不怎么强的sensor,最终还是不能将致命的蜘蛛网显现出来。可是,反复观看,这张照片便由于它的缺陷而有了意思。原来照片需要一段文字:

我(手中的相机)看不见的蜘蛛网,也是落网蜻蜓看不见的。它那错误的飞行姿势(正常来说应该是前后翼一起一落),还有窗框隐隐约约的银丝,暗示了一只会选地点埋伏的蜘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