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Feb 2012

面孔

In photography Talbot discovered a medium which was hospitable to an inconclusive iconography. Meanings might be construed, but with no certainty....Photography uncovers meanings even where none might be intended.

Ian Jeffrey in How to Read a Photograph (2008), partly quoted, emphasis added.

Ian Jeffrey 所指的 "Talbot",正是第一个使用底片的人——William Henry Fox Talbot。当时是 1835 年。时光飞逝近 200 年,拍摄古老照片的人已经逝世,但他们的离去给后人留下了诠释照片的自由空间。换句话说,此时已经没人告诉我们照片的意思,要我们自己思考。

因此,虽说照片是主观的(因为摄影师无意间灌输自己的观点) ,但是每张照片给不同人看就会有不同的照片(所以照片也有客观的时候)。而且,我的不少照片都是因为想拍而拍的,当下并没有像 journalist 那样,想好了要表达什么。反而很多时候都是事后重温或检讨照片时,才想到照片其中的意义。所以摄影的人,也会从自己的照片中找到惊喜。

这三张照片,吸引我注目的是 —— 面孔


卖艺者。2011。Lubitel 166B。Rollei PAN 25。Flatbed scanning。

从卖艺者失焦的面孔,到小女孩几乎认不出的脸。

女孩。2011。Lubitel 166B。Rollei PAN 25。Flatbed scanning。

从小女孩几乎认不出的脸,到婴孩完全空白的头。

等待填补的面孔。2011。Lubitel 166B。Rollei PAN 25。Flatbed scanning。


这些面孔让我想起 —— 成长。婴孩如白纸一般的脸,是纯洁的。女孩长大了,渐渐从镜子中认清自己逐渐成形的五官。直到成年了,五官才定型。

但是五官即已定型,就不能回到过去、重新再来了。已经定型的面貌,却永远无法到达 100% 的清晰,因为没有人能完全了解自己。我们永远都会觉得有点迷茫,认不出镜中的自己。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